我所认识的CAL及一些经历

本文来源于留学啦 2012-12-29 20:43 阅读次 标签UC Berkeley介绍 加州伯克利大学介绍
GL在CAL呀。 说说我对CAL-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的认识。 去年夏天6月底从北京玩完回来到SANFRAN机场我妈死逼着我上CAL选课,当时矛盾尖锐到我偷了她租的车钥匙然后发威胁说如果不让我回FL就死赖着。而她把我的护照什么的也全藏起来不让我自己走

GL在CAL呀。

说说我对CAL-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的认识。

去年夏天6月底从北京玩完回来到SANFRAN机场我妈死逼着我上CAL选课,当时矛盾尖锐到我偷了她租的车钥匙然后发威胁说如果不让我回FL就死赖着。而她把我的护照什么的也全藏起来不让我自己走(机票已经买了,不过是八月中的)。几个回合下来最终达到的和解,协约我至少在CAL住上一个星期,这个星期正好她去UCDAVIS谈RESEARCH,一切回来以后定。如此吃过晚饭我被迫把北京家里人给绑的严严实实整整齐齐的箱子抗到SPENS-BLACK HALL拆了,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摸着黑把书本牙具光盘抹放到宿舍里不到10厘米宽的书架上。其实我当时是挺怵一个在外面混的,跟鬼子混心里就更没谱了。在FL上高中我几乎没跟老美在学校外打过任何交道,也不知道该怎么打交道,是不是碰翻你个脸盆就得热身做好大打出手的准备。当天几乎是把东西放完了就爬上床了。第二天早上起来才发现睡在室友的床上(他一夜未归),一个机灵翻到地板上。另外一个室友也起来跟我问好,我大呼一口气---是个台湾的小子,头发光可鉴人,一看就一个小汉奸,崇洋媚外不过中文还能凑合著应付(后来才知道人家是在美国生的)。下午另一个回来了,克罗地亚人,回来打了招呼立刻就扑在桌上开始啃数学。。。靠。。。牛人啊。。。不过我顾虑也没了,估计这俩都不是成天PARTY来PARTY去的主儿。

扯远了,说说学校。

我之前是去过CAL的,4月春假,当时记得站在钟楼下面,看着阳光撒下来,被钟楼切成丝丝细缕,流泻到每个楼顶上,相映成辉。(听说如果由钟楼画条垂直于 GOLDENGATE的直线,应该正好从中将大桥分切)。听着TELEGRAPH上小摊小贩的吆喝,竟还真能找回一两分北京胡同街道间的亲切---久违的感觉。千言万语终归一句:这地方是人活的,不是人混的。其实后来真到了CAL除了去买洗衣液和内裤什么的也很少上TELEGRAPH了,不过每天回宿舍听着不远处街道的嘈杂,只觉得充实。我选的是MATH 1B,CALCULUS第二学期的课,在EVANS71早8点。选早上的课是我刻意的,也正是由此我才有兴领略到BERKELEY在其扬名全球的 LIBERIAL背后的静匿。从SATHERGATE开始,每一步走下去都觉得有莫名的冲动,向右转,抄近道延古老的SOUTH HALL边小曲路蜿蜒直上, 转个弯就能看见钟楼破土而立,傲视群楼。可惜的是我在CAL整个期间钟楼都在维修,不对外开放。另外听说现在世界上只有3个人能演奏上面的乐器,濒临失传。EVANS的淡绿跟整个校园的色调很不协调,不过由于周围树多点缀一下也不那么扎眼。门外的MEMORIAL GLADE上到处是耍杂技的,扔飞碟的,甜蜜烘烘的接吻的什么的。楼里楼外全都贴的是卖书启示,具老资格的大哥讲,绝大多数都蒙人的。课自然上的很简单,不过听我的GSI讲课本身就是一种享受---有怡然自得,心里骂鬼子蠢的快感加上可以看GSI想幽默又不敢幽默也不会幽默经常憋的红红整个一个大柿子的脸。下了课去DOE开个单间,惬意!或者上上面那个4层楼高的大黑屋子里跟别人挤座,另有一番乐趣。吃中午饭之前还可以下GYM去BENCH一两下,做个仰卧飞鸟什么的。回UNIT3有好饭伺候着。。。这也算小资了吧?下午去MOFFITT背红宝,背得想吐了就上UNIVERSITY上去找我室友(他在 CALPIRG FULLTIME!!!!!)。晚上回宿舍跟新加坡人聊燕姿,切磋乒乓。等被杀的片甲不留后洗洗澡睡觉。往往此时最能体会到CAL的LIBERAL。一般 DORM里一层有四个TRIPLE,其它都是DOUBLE,我们这层却有两个单间,专门给GAY的。洗澡的时候常常听隔壁两个人在一个阁子里聊天,开始以为是谁自言自语,后来知道是洗鸳鸯浴。。。由于楼层都是COED,尴尬的场景自然少不了。我就有两次裹着浴巾回屋的时候浴巾滑下,正好隔壁女生开门去打水,于是尖叫归尖叫,脸红归脸红。。。其中一次我把还钥匙落宿舍里了。。。就那样裹着浴巾下到FRONT OFFICE要了个备用KEY。

宿舍生活大概不过如此。有一点注意的是,加州有谚语曰:加州女生十人有九个貌若天仙,最后一个必在CAL。类似的话在LIBRARY的桌子背面,侧面都可以找到,数不胜数。这点我大有同感。然而CAL中美女虽少,但如果逮住一个就绝对比洛神还洛神,绝对不是什么闭月羞花的一抓一把之流。韩国人占美女中绝大多数(这是在扔掉整过容的之后)。IDA SPROUL有一个女生(我有过一篇文章专门写她的),让我神魂颠倒一直到现在,可惜没有搞到她的AIM SN(我试着把冰河装在地下室机房里,没管用)。

更多关于 UC Berkeley介绍 加州伯克利大学介绍 的文章